路演導師現身說法:如何講好故事并找準觀眾定位
佐爾巴

2019-11-25 00:00:00

專訪路演培訓導師賈志杰


近日前,筆者有幸前濟南,參加2019吳天明青年電影高峰會融創會。此次融創會區別于往年,在針對導演項目創投基礎上,增設了編劇、制片人項目,這意味著更多的項目和創作者將有機會接受創投終審評委們的專業建議,以及被各方投資人所關注、了解。


此次創投項目,題材廣泛,類型豐富,風格多樣,從歷史到未來、從現實到魔幻、從藝術到商業,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創作者們,用影像和文字傳達他們對影像、對世界的看法,也造就了豐富多元的創新內容。這些創作者既有初出茅廬的新人導演,又有像楊明明、王學博這樣有成熟作品的青年導演。


終審評委王小帥、管虎、蔣雯麗、焦雄屏


不過,作為青年導演的第一部或第二部電影項目,必然會有稚嫩的地方。四位終審評委管虎、王小帥、蔣雯麗和焦雄屏從各自專業的角度,給選手們的項目提出了諸多實用性的建議。


從文藝片《柔情史》再到此次路演的商業體育片《半人馬》,這樣的轉變讓管虎非常驚訝,他佩服地說:“楊明明你膽兒真大 ,要拍這樣的。”楊明明總結《半人馬》是一部既有專業運動硬核,又有熱血情感的青春勵志電影。路演中,楊明明基于商業考量,在介紹項目基本信息之外,路演內容細致到成片分鏡數量、以及計劃采用120幀、無人機呈現冰球運動的力量與美感。管虎從冰球運動太小眾方面提出問題,他強調,《柔情史》的人物是從心里流出來的,而其實是否能看清冰球怎么運動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的力量。方勵建議主創要注重觀眾的共情和受眾的痛點。


 路演現場


最佳青年導演電影項目獎獲項目《回家三天》,講述一個“成為父親”的故事,身懷三胎的妻子被告知僅剩一胎存活,不知所措的丈夫攜妻子回到鄉下父母家;一場秋收之后,全家走出陰霾,丈夫也做好了成為父親的準備。導演鄧為奇在路演中提到自己與父親的緊張關系隨著拍片合作中,逐漸互相理解。方勵建議再將父子倆戲份加重,使之與女性角色的平衡。王小帥則表示很期待影片所呈現的人物關系的走向以及人物內心的矛盾。管虎建議在路演中,不要把太細節的內容過多呈現,因為三胎變一胎這個故事本身就很波瀾壯闊。在看過鄧為奇短片《面包車怎么辦?》后,蔣雯麗贊揚片子有阿巴斯的感覺,并且鼓勵他一定要堅持做下去。


最佳青年導演電影項目獎獲項目《徐娘半老》,大膽選擇中年女性為主角,以詼諧幽默的敘事方式,講述一位55歲的山東女人花姐來北京幫兒子看孩子,意外生出黃昏戀引燃兩代人之間戰爭的故事。導演李偉在創投開始,以自己母親的故事作為鋪墊,循序漸進地將觀眾引入《徐娘半老》的故事。他從自己母親身上看到了當下中年女性在家庭責任和沖突下的選擇與妥協。如何在2020年傳統家庭倫理片中體現當代性,對李偉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他強調這個發生在當代北京CBD摩登現代的家庭倫理故事 ,需要在影像上貼地飛行,在人物塑造上強調反差。現場,李偉就花姐形象參考,大膽的參照了蔣雯麗老師。蔣雯麗表示,如果能塑造出被記得住的人物,那就大概會成功。方勵則建議,需要對片名再考慮,《徐娘半老》 可能有些太直白。


《徐娘半老》李偉導演 路演現場


臺上選手們的侃侃而談與熱情洋溢,得益于他們的充分準備,這準備背后,也有融創會特別設置的路演培訓的助力。談到培訓的意義的時候,作為路演培訓導師之一的賈志杰說到“培訓就是讓這些路演更有效、更有價值、更吸引人,幫助創投選手們做最好的準備,把自己項目最好的一面提煉出來,展示給投資人,以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批觀眾。同時他還強調,培訓能讓選手們更精準地表達,以及讓他們對處在比較初期階段的作品進行重新檢視、歸納總結。另外賈志杰對于此次整體作品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此次整體作品都非常獨特和完整,質量很高,可以從很多作品中看到,所涉及的議題說明了基金會的初審和復審的預選是相當成功的,因此這些作品被拍出來的可能性也比較大。當然,具體到每個作品還不太一樣,但入選的都是有一定價值的。”


在創投會結束之后,編劇圈(pmovie_bianju)專訪了賈志杰老師,圍繞這次創投會路演,從他的角度,來聊聊青年創作者們在路演中所遭遇的困惑和問題。


路演培訓現場


編劇圈:如何評價此次吳天明青年電影高峰會融創會。


賈志杰:我參加很多類似的活動,包括海外的,但是這次吳天明青年電影高峰會融創會,我很喜歡。某種意義上,像評委管虎老師說的,大家都是沖著吳天明去的,吳天明導演堅持創作一線,又重視培養新人。薪火相傳,電影能往下走也是因為有吳天明這樣的人,和現在吳天明基金會這樣的機構在做這樣有意義的事。


這次創投作品,有給我眼前一亮的感覺,挺難得的。因為我平時工作就是接觸大量劇本和項目,有些甚至是比較成熟的劇本,都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法最終拍成電影,能拍出來,都是鳳毛麟角。2014、15年的時候我在上海新文化,整個團隊讀了307個英文劇本、295個中文劇本和項目書,我們總結出來,國內外能成片的比例都是很低的。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像《太空乘客》這樣的項目我們都放棄了。


拍電影是挺難的一件事情,所以說年輕編劇、導演、制片人們,需要一些站在不同角度的專業人士的支持和幫助,吳天明基金會正好提供了這樣的交流平臺,這是非常好的。


賈志杰老師在路演培訓現場


編劇圈:此次創投路演設置有培訓環節,您認為這個環節的意義是什么?


賈志杰:我其實在First青年電影展已經做過兩屆路演培訓。此次吳天明高峰論壇除了對路演的培訓,另外作為一個劇本專家我還需要做一些對劇本的回應。


首先路演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因為年輕人有機會讓自己作品、劇本,或者是創意和潛在投資人、業內人士見面,這是創投路演的價值。培訓就是讓這些路演更有效、更有價值、更吸引人,幫助創投選手們做最好的準備,把自己項目最好的一面提煉出來,展示給投資人,以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批觀眾。



培訓中,我會提到一個問題,就是電影拍給誰看,給觀眾看之前,先得給制片人、投資人看。我的工作就是幫助他們提煉、包裝劇本里最打動人、最好的東西出來。工作既從整體把握,還著眼很多細節:比如程序性的展示ppt上應該包含哪些信息、放圖比文字更直觀效果好諸如此類的操作層面,我也會給出建議。


編劇圈:路演有哪些基本內容是必需展示的。以及針對不同題材、風格的項目會有針對性的突出特別點嗎。


賈志杰:從故事上,我希望有個logline(一句話梗概)這個總結是很重要的。創投選手必須在很短時間內把故事的本質講出來。這個故事為什么值得講述?為什么會吸引人?很多人在寫劇本時候會兼顧很多方面,一時間很難抓到“戲眼”(換一個角度也可見叫selling point)。劇本醫生往往會幫他們發掘“戲眼”,然后再提煉賣點。如何放大賣點、抓住觀眾,從劇本寫作上來講,這其實也是一個組織原則。抓住戲眼和賣點之后,故事就要圍繞這個來寫,而不是說試圖在一個故事里講很多故事。


比如,項目《回家三天》,它有一個很重要的情節是男主角的妻子原來懷了三胎,后來變成了一胎。這個戲講的是父子兩代人的和解,這是最核心的東西。那如果一開始就把這個核心讓大家都知道了,就沒有懸疑感了。我建議他一點一點講,在一個有序正常的世界里,有事情發生了,故事開始了,事情發生的怎樣了現在還不知道,講述中試圖回避這個,隨著逐步的講述,觀眾慢慢的明白了,“哦,原來是這樣”,目的就是為了增加懸疑感和驅動力。悠著點講,越往后,對故事也越好奇。


山東省委宣傳部正廳級干部王少杰先生和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總監吳妍妍女士,為鄧為齊《回家三天》頒出最佳青年導演電影項目獎


編劇圈:此次路演,哪些項目給您印象深刻。


賈志杰:我很喜歡《謀殺白玉蘭》,片子的導演屈志鑫其實也是作家,它的故事無論是大綱還是劇本,都是很完整的,大綱寫得有點毛姆小說的感覺。故事人物動機明確,重要事件也很有戲劇性,只是有個問題,故事背景是上世紀60年代。創投選手要有預判,現場評審、制片人或者觀眾會問現在觀眾為什么要看上世紀60年代的故事。有了這個預判,那么就要想怎么去讓別人接受和理解,這就需要注重講述的方式。


故事跨度三十多年,有兩個主要人物,其中一個見到了被謀殺的女人的孫女,孫女是現在的人。那我們考慮的是不是能從孫女這個角度進入,把觀眾逐漸帶到過去。類似《泰坦尼克號》《拯救大兵瑞恩》,由觀眾所熟悉的當下的人物帶你進入歷史的某一個時間點,這是一種重要的創作方法。而這是這個故事原來沒有的,是從過去到現在線性講下來,基于此,我建議導演用一些方法把現在東西往前拋,這樣能夠讓觀眾感覺上與自身更有相關性。


實際上,這個年代戲的價值在于,雖然我們現在看感覺仿佛和我們沒關系,但是,總有一些東西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比如人的欲望、貪婪,以及你要為做過的事情承擔結果和責任。這種不變性給故事增加了一個附加值,另外,《謀殺白玉蘭》除了給你講一個故事,還帶你回到另一個時代,讓你感受過去本身之外,還感受到現在和過去的關系、連續性。


終審評委管虎,濟南市政府副市長王桂英女士為屈志鑫《謀殺白玉蘭》頒出最佳青年導演電影項目獎


編劇圈:在培訓中,您認為路演項目演講者們普遍存在哪些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會做哪些針對性的訓練。


賈志杰:當然,培訓幾天是不可能改變人的性格或者行為方式的。但還是會存在一些通常的情況。他們往往都是新人,有的雖然以前有些作品,但是現在以路演這樣一種形式,逼迫他們去兜售販賣自己的作品。他們需要準確的表達,并且對處在比較初期階段的作品的進行重新檢視。


比如《光害》,它寫的是兩種可能性,那在這兩種可能性之間又有什么樣的關系?共性在哪?或者巨大的差別是什么?通過這樣問題發問,會讓導演李曉鷗偶有機會思考,寫這樣的作品,它意義在哪?去逼迫他找一找之間兩種可能性之間的關系。這是一個有必要的環節。


路演培訓現場


編劇圈:就您曾經參加過的創投會或者融創會,您怎么評價此次創投項目?


賈志杰:這次整體的作品都非常獨特和完整,質量很高,可以從很多作品中看到,所涉及的議題說明了基金會的初審和復審預選是相當成功的,被拍出來的可能性也比較大。當然,具體到每個作品還不太一樣,但入選的都是有一定價值的。


比如說《我不是水怪》,是童話與寓言結合的故事,非常詩意、藝術,有新意,很吸引人,在文本層面上很清晰、完整,沒有那種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狀態。在視覺層面上,由于導演何瑞博也做視覺,所以在影像上也有保證。


終審評委王小帥,小槳乘風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微叭app  CEO 宋健,為何瑞博《我不是水怪》頒出最佳青年導演電影項目獎


我強調一點,不管什么樣的故事,如果這個故事具備了一個經典的故事結構,那么預先無形地具備了打動制片人、投資人或者普通觀眾的先決條件。比如灰姑娘的原型故事,后來演變成《羅馬假日》《諾丁山》這樣的故事變種。我們今天看到的很多成功故事,往往都是一些原型故事的變種,雖然時間、空間變了,但是故事的核不變。所以在培訓中,我會強調他們思考自己的故事的核是不是經典套路,講出來話,觀眾是否被潛移默化地打動了。


這次項目很多是講父子的,比如《回家三天》《我不是水怪》,還有稍微不太一樣的《異鄉來客》,這些都是一種經典故事的套路。在一個特定的中國時代與環境下,如何把這個故事講出彩來,我們要去找核,將核抽象,最后找到一個最本質的東西。創作者對這方面得有一個清醒的意識,也就是對觀眾和故事都要有自覺性。


路演培訓現場


編劇圈:在咱們這次的創投上,大家對自己項目資金的預期都是很準確的,是嗎?還是在前期培訓時候有調整?


賈志杰:這也是我們大家要討論的一個問題,一個作品它的預算會是什么?在路演的時候,除了講內容本身,還要講主創對于整體項目做過的具體事情,包括預算、制片等大方面的問題。你對項目的預期和把控,某種程度上會影響對資金的吸引力。


《我不是水怪》這個項目,牽涉到很多特效、特技,包括水下特效等等,但是它的導演是有把握的,投資人會比較放心。不過大部分項目預算還是比較低的,但這并不是一味的壓低。對新人來說,花了很多錢是否有保障,這是大家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所以做預算要基于項目客觀現狀,新導演一般傾向偏低,這樣可能更會吸引人,也降低了雙方的風險。


約談現場


編劇圈:當時在某一個創投上,有一個選手做預算可能做得特別低,但是有創投的評委老師會建議,你可以大膽的想一下,你這個演員該怎么選。包括在《徐娘半老》路演中,導演在現場就直接邀請了蔣雯麗老師。您對新人第一二部片子想要啟用或者說在初步構想時候去構想比較著名演員,您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賈志杰:泛泛而言,如果你是與某位演員是有很緊密的聯系,那大膽去想。如果沒有,就很難。創投有機會讓新人直接面對明星,這是比較好的一點。但通常情況下,明星一般不會對新人作品有特別強烈的興趣,因為新導演還沒有硬實力作品證明自己,除非你劇本夠精彩,而且在某種意義上打動了演員個人。明星的加入,意味著成本就上去了。不過可以在創作的時候,想著某個角色就是某個明星,以便讓你的人物具體化一些,這樣寫是對創作是有幫助的。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波克棋牌手机版官网
十大搬砖网游 股票分析方法有几种 香港波色单双 大地棋牌ios 北京快三今天走势图基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宝博斗地主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购彩 退市股票涨跌幅限制 捕鱼大亨网站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 最新天津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河北快三走势一定牛 股票价格指数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甘肃快三预测一定牛湖北